第57章 曾经的故人(1/3)

在沙发上,听着我妈不停地问东问西,而常伶游刃有余,一点都不像她刚刚说的害怕,这种状态,竟让我有一点舒畅。

只是在这过程中,我能感觉到我妈偶尔向我投来的奇特目光。

等到常伶说要上厕所,她才小声地问我:“凌珂呢?”

“分手了!”

我妈闻言突然恍惚了一下,但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……

走在小城的街道上,我牵着常伶的手,她背着画板,一路默默无言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感受到常伶情绪有些不对,我轻声询问。

“哥哥,阿姨是不是不喜欢我啊!”

常伶扭头看向我,一脸忧伤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我伸手替常伶整理了一下些许凌乱的短发,柔声开口。

常伶仰着头。“我听到了你妈问你凌珂的事情!”

“那是因为最开始我跟凌珂回来过几次,后来分手我也没跟老人家说,没事的,不用在意!”

可惜我这句话并没有让常伶开心一点,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依旧不太好,低声哦了一句不再说话。

“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!小城有一家炒鸡贼好吃。”

我只得转移话题。

“我没胃口,哥哥,你要是想吃的话我陪你呀!”

过去了十几年,这座小城已然发展成了两个地方,旧城区基本没什么变化,只有最新发展的河东让我有一种陌生的感觉。

一条洪河贯穿这座小城,十年之前,河西算是整个小城最繁华的地带,河东那时只是一片民房和农田。

十年之后,河东的高楼林立,与对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这或许就是典型的,三十年河西,三十年河东吧!

在街上扫个共享电车,我和常伶前往了那家炒鸡店。

或许不是饭点,店里的人不是很多。

“大份炒鸡,两个凉菜!”

走进店铺我吆喝一声,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,听到我的声音,连忙答应。

随后我就和常伶坐在了门口。常伶好奇地看着这家店面,跟昆明那一样,充满着岁月侵蚀,但并没有摇摇欲坠。

我的精神突然恍惚,突然发现其实这家店开了已经二十多年了吧?记得以前的老板是一个岁数大的老头,上学的时候我、齐阳,还有一个名叫冀南的家伙,我们三个经常会在这里吃饭。

不过冀南在我们十五岁的时候就去了美国,刚开始还有联系,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就失去了消息。

“记得以前这家老板是个年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