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 随时可以做手术(1/3)

“我的意思是,你这月份也不小了,差不多可以剖了吧?”

董盛放换了个温和的问法。

“理论上是可以,不过多待一会总是好的,瘤不是没长大么,多待一会是一会。”锦书回答得很随意。

其实她都快要把那颗瘤忘掉了。

又不耽误吃,又不耽误喝,没有什么病理性的不舒服,倒是孩子们随着月份大,偶尔踹一脚还有点疼。

董盛放看她这态度,想到汉斯医生对她说的话,嘴角又垂了垂。

她这次来,是带着目的过来的,这个目的,就是说服锦书提前剖腹产。

但见锦书没有这个打算,董盛放就把话说得更直白了些。

“坦白说,我对你意见很大,上次你用培养继承人搪塞我,我觉得你还有几分道理,可现在,孩子你多留一天,危险指数就高一分,何必为了两个不跟你姓的孩子搭上自己的命?”

如此优秀的商业奇才,为了给男人生孩子赌命,董盛放不吐不快。

“看得出来,你是真把我当朋友了,要不也不能这么说。”锦书给董盛放倒茶。

“你别给我转移话题,我认真的呢,你现在剖,要是担心对他没法交代,我帮你补偿他。”

“那你可补偿不起。”锦书摊手,“我男人对你这个类型不感冒。”

说完又自恋地摸着自己脸说,“他可能只爱我这一款,我要是死了,他可能要光棍一辈子了。”

董盛放都要晕过去了。

“你能不能清醒点?你对男人这种生物一无所知!他们眼里,哪有什么真爱?即便是有,也是短暂的,你看我家老爷子,娶了四个媳妇,哪一个不是他的真爱?”

但,那又如何呢。

这个真爱两年,那个真爱两年,过了新鲜劲,那就是真的不爱了。

最爱的永远在下一个,年纪一大把了,还喜欢二十岁的嫩模。

“你家老爷子是那样的,但我家这个不一样。”

锦书还是有点信心的,林毅轩这个人,对待感情是有些洁癖在身上的。

能入他眼的人不多,看他前世的经历就知道,如果锦书不来,这也是个一心搞事业的疯批。

“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好,你都病了,他在哪儿呢?”董盛放想骂娘了。

当她发现,锦书这二十多天都是一个人在家时,剁了林毅轩的心都有。

这男人,要他何用!

“他为了我玩命呢。”锦书想到林毅轩,嘴角泛起一抹笑。

成年人的爱情,总是甜在奇怪的地方。

这表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