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9章(1/3)

梦雪涧,绵绵白雪装饰着整个世界,琼枝玉叶,浩然一色,静谧而圣洁。

在洁白的世界里,突然闯入一个、两个、三个黑点。

很快,零星的黑点蔓延成线、成群、成团,闪电般席卷过来。

离得近了,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黑点其实是魔族,密密麻麻的魔族。

他们修为不一,有幽魔境强者,也有地魔境起初的小卒,无一例外,均是神色惶惶、急切逃命。

忽而,逃命的魔族脊背一寒,下一秒,一股迅疾气浪袭来,很多魔族都被吹飞出去,眼前似有红影晃过,未等他们看清就消失在天际

只有少数躲避以及不在气浪席卷路上的魔族看清了红影,那是一艘战舰,绝望梦魇军团的精英——血魇的专属战舰。

前几月伏击少昊玥,绝望梦魇损失惨重,剩余的精锐都后郁带去了战场,留守梦雪涧的,只有几位高阶魔族。

此时梦雪涧够资格乘坐血魇专属座舰的,也只有那几位高阶魔族了。

他们的溃逃意味着梦雪涧彻底失控,这让那些原本期待着祸乱结束,回归梦雪涧的魔族更加惶恐。

在慌乱的魔族中间,有一位高挑的女子与一位腼腆的少年,少年略后女子半步,伸着脖子,盯着血魇战舰消失的天际,面上露出几分急色。

他的急与其他人有很大不同,其他人是焦急中带着恐惧惶惑,而他只是单纯的急。

眼看战舰出了神识范围,少年忍不住小声道:“师父,就这么让”

话说到一半,少年发现后面的话没有发出声音,接着识海内响起女子的训斥:“闭嘴,说多少次了,传音!除非特别安全的情况,否则一律传音!”

林文轩缩了缩脖子,讪讪回传:“师父我错了,就让他们逃了么?我们不追吗?”

初映翻了白眼,“咋滴?你还想拦下他们不成?你是想让我一挑五,其中四人还都是高出我一个大境界的;还是你准备抱着你的破匕首冲上去送死?”

林文轩闭上了嘴,一会儿,又不甘心道:“可是他们才是最重要的目标,只死伤些小喽啰,伤不到魔族的筋骨。”

初映听得直摇头,“今儿为师就教你一个道理,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子,别整天想着功劳苦劳的,没了小命,天大的功劳也会被遗忘的彻底。”

“徒儿明白,多谢师父教导。”林文轩抿着唇,闷闷不乐道。

他这副样子,初映不用看也知并不是真的信服,不由冷冷补了句:“叶念神女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
这下,林文轩真的沉默了,他不想辜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